将中国传统精神和原汁原味的手工锻造工艺融入
发布时间:2019-06-03 05:59

  在沈文蛟看来,纯铜家具必须用纯手工锻造、淬火,才能拥有历史的厚重与原始的张力。而他的搭档也是“一般工作室”的“大师傅”,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的梁晓宁,正是当今为数不多掌握全套打铜技艺的工艺美术师之一。虽然传统打铜工艺十分讲究肌理,但梁晓宁在做工上并不拘泥,他在保留传统精粹的基础上,尝试将传统锤炼与热着色、抛光烤漆等现代工艺相结合,赋予铜家具更加丰富的色彩和充满变化的质感:高温煅烧的热着色工艺,不但能在铜表面形成保护膜延长使用寿命,还能产生色彩渐变的“窑变”效果,或如朝霞,或如晴空,最终效果都是偶得且独一无

  铜,其色类于金,却更古朴凝重。古人历来有以铜为材制作器皿的习惯,其历史之悠久远甚于陶瓷。如今,有设计师尝试将这一古老材质与现代家具设计理念相结合,将中国传统精神和原汁原味的手工锻造工艺融入极简的设计风格中,用更现代简洁的手法和来展现古老悠远的东方意象。凝重的金属质感,泛着旧黄的铜色,当铜这一传统材质用今人的眼光去延续,又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铜,曾是中国传统器皿的主要用材。其历史足可从夏商周追溯至今,可谓伴随了差不多整个华夏文明。当然,在锻铁、锻钢技术出现后,尤其在各种新材料层出不穷的现代社会,纯铜制品开始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而成为某段历史的显著标签。不过,在设计师眼中,这种承载了中国文化的古老材质,其实亦是最佳的设计载体。

  广州本土原创设计“一般工作室”所推出的纯铜家具品牌C U,正是致力于在传统工艺中发掘现代灵感。“铜可以做器皿,为什么不能做家具呢?”“一般工作室”的发起人沈文蛟,率先产生了将传统黄铜材质、打铜工艺与现代家具设计理念相结合的念头,“我想要用现代的设计去展示最传统的材质和工艺,做出更符合现代人审美趣味的纯铜家具。”在他看来,用今人的眼光去延续古老的传统,才是对传统最好的保护。

  “铜是一种很有文化和底蕴的材质,所以我认为设计的手法应该是简约和现代的,但骨子里还应该是中国的。”作为C U纯铜家具的总设计师,沈文蛟的设计灵感多多少少与中国文化有关,但却用现代简约的手法来呈现,线条简洁而灵动,造型简约却不失古韵。比如,“滟”系列茶台与椅子,其灵感来源于岭南的“雨打芭蕉”,整个家具的造型犹如雨中委蛇的芭蕉叶;“瀞”系列的灵感则来源于中国的山水画,几面上绵延起伏如丘陵,一旦倒入茶水,这些“山峦”还会在水面形成倒影,美不胜收;还有一张厚重拙朴的沙发,灵感其实来源于空中飘落的手帕,圆润的身躯与尖巧收口的椅腿形成有趣对比,让整件家具看上去凝重却又不失轻盈。

  在沈文蛟看来,纯铜家具必须用纯手工锻造、淬火,才能拥有历史的厚重与原始的张力。而他的搭档也是“一般工作室”的“大师傅”,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的梁晓宁,正是当今为数不多掌握全套打铜技艺的工艺美术师之一。虽然传统打铜工艺十分讲究肌理,但梁晓宁在做工上并不拘泥,他在保留传统精粹的基础上,尝试将传统锤炼与热着色、抛光烤漆等现代工艺相结合,赋予铜家具更加丰富的色彩和充满变化的质感:高温煅烧的热着色工艺,不但能在铜表面形成保护膜延长使用寿命,还能产生色彩渐变的“窑变”效果,或如朝霞,或如晴空,最终效果都是偶得且独一无二的。

  市面上目前还流通的铜器皿,大都是采用1毫米以内的薄铜板。而为了增加家具的支撑力,CU出品的铜家具几乎都是采用3毫米厚的铜板,并且每件家具都是由整张铜板打造而成,不仅增加了成本,也提高了工艺打造的难度。因为坚守着纯手工锻造,基本上C U每一件家具都要经历近一个月的工期才能完成。

  “我们打算走原创设计和高端私人定制艺术家具的路线,每一件家具都是限量发售,上面都有编号,卖完就不会再做了。比如,我们目前出品的家具除了‘滟’椅是限量48件以外,其他都是限量12件。”当然,如果是给客户量身设计定制的,就肯定是独一无二的。沈文蛟表示,目前工作室正在给杨二车娜姆量身定制一张茶台,“长发、大花是杨二车娜姆的经典形象,所以这张茶台采用流线型的设计,两侧蜿蜒如流水亦如长发,还会在几面上锻造出一朵山茶花。”

  因为材质是纯铜的,工艺是复杂的,工期是漫长的,数量是有限的,所以,其价格自然是可观的。据了解,这些纯铜制作的家具每件售价都在三五万元,若是费材费工费时的大型家具,价格还要更高。

  有山、有水、有人家,这中国式山水画的图景在这款“瀞”茶台上立体地呈现着。茶台中间的凹形水槽一旦蓄水,则会有连绵的“山峦”倒映在水面上;这时隐藏在“山中”的香炉燃起袅袅青烟,清灵之气油然而生。

  潋滟湖光之上,轻盈地漂浮着一片落满露水的芭蕉叶,这悠游静好的状态恰是这张茶台传递出的一种生活。灵感来源于“雨打芭蕉”,取形于弯折委地的芭蕉叶,枝叶脉络清晰可见,一只青蛙在角落里“鸣叫”——— 最难得的是,这只小铜蛙并不是焊接上去,而是用手工在整张台面上敲打出来的。镜面抛光处理,使得“蕉叶”仿佛还透着些潮湿的味道,而中间的条形出水孔,一旦有水流出则如瀑布飞流。

  “云”椅打破了对铜物件传统的厚重印象。铜与轻盈流动的云彩造型相结合,在对比与融合中形成一种张力,圆润的造型舒展自在。表面在传统小锤工艺打造出的肌理纹路的装饰下,更富于律动感。这是传统工艺与现代设计理念的融合,恰如一道最诱人的风景。

  同样是芭蕉叶与水波纹的结合,这款“滟”椅的曲线更加妖娆美好,整张铜板在手工艺人一锤一锤的锻造中形成符合人体力学的舒适弧度,亦将芭蕉叶的形态刻画得优美丰盈。而椅背边的一只活灵活现的小铜蛙,瞬间将整个家具变得充满灵气。仿铜镜的抛光技术在此运用得一点儿都不显俗艳,反而有种清雅的气质。

  铜本身的金属色调不绚丽夺目,却也低调华丽,在灯光的掩映与水光的流动下,则更能将这种纯粹而天然的色泽显现出来。毫不花哨的简约设计,仅仅以有弧度的线条和铜本身的厚重质感,来彰显大气的风格与生活的品质。